【稳中求进@高质量发展】善用社会大课堂 用心上好思政课

【稳中求进@高质量发展】一堂极具内蒙古特色的高质量“大思政课”

畅销书作家孔二狗最新长篇小说《别样的江湖》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。与韩寒等一批80后作家不屑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不同,孔二狗憧憬着有一天能加入中国作协进入主流文坛,“我认为这是必须的。我最近这段时间的主要身份就是写书的,但是总得有个认证体系吧?比如韩寒好像认为入作协比搞破鞋还丢人,我实在不敢苟同。”(12月6日《京华时报》)

“我认为中国最好的作家绝大多数都是作协成员。连人家金庸老先生都入,我又为什么不入呢?”这样的话语真是冠冕堂皇,也让非议者似乎无话可说,但是,问题的关键在于金老先生加入作协是不是意味着一种标准?甚至是导向呢?根据畅销书作家孔二狗的“认证体系”逻辑,言下之意就是金庸先生的成绩离开了作协的认定,就意味着失去了价值乃至衡量的标准。而作协恰恰为金庸先生的才华给出了评价。真的如此吗?在笔者看来,恐怕不然,否则,何以引来对金庸先生加入作协的大面积的非议呢?

更进一步说,畅销书作家孔二狗的“认证体系说”更不能用来否定“韩寒好像认为入作协比搞破鞋还丢人”的理由。因为寒寒此语的出笼是有前提的,是有特殊指向的。相信孔二狗本人并非不知情吧?那么,又何以用韩寒的“反对”和金庸的加入来作为论证“认证体系”的事实呢?

事实上,在畅销书作家孔二狗的“认证体系说”之下,笔者以为,这是作协几成“膏药式”存在的困境。无论是赞成作协、渴望加入作协或者是反对作协的,都可以从其身上找到合适的话语出口,更要命的是只要与作协扯上关系,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,都意味着一种结果:火。即使不“火”,也能引起舆论的骚动。这真应了那句广告语:一贴就灵。只是不知道作协的当家人面对“一贴就灵”的尴尬该做何感想呢?

加入作协,是否就是真正的作家?或者说不加入各级作协,是否就不能被称为作家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如金庸没有入会之前,照样是广大读者心里的著名作家。而2003年声明退出湖南省作协的余开伟说,“作协会员证就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小本子”。如此种种,畅销书作家孔二狗想必并非不知情吧?也是其“认证体系”说不攻自破的软肋所在吧?

曾经,有多少人士以加入作协为荣,甚至作为一生的追求,可是,当你看到越来越多的对作协的调侃,我们不得不承认,作协的身影其实在日新月异的时代变迁中早已模糊不堪,她早已不是那种“店大欺客”、拥有无限风光的作协,而是沦为了鸡肋,成了“客大欺店”的孱弱物种。在嘲讽中,所谓的作协也就倒塌了。因此,畅销书作家孔二狗想当然地把作协当成一种“认证体系”恐怕是不合时宜的假想,除了引起舆论的关注外,恐怕就剩下了“膏药”价值吧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