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毛时代的免费医疗究竟有多好?1998年3月25日中国进行医疗改革

毛时代的免费医疗究竟有多好?1998年3月25日:中国政府宣布进行医疗制度改革。

毛时代实行的全民免费医疗,其实是一种低档次的医疗福利,类似于目前印度的那种医疗制度。

原则上医疗覆盖了每一个人,其实仅仅是局限于城市而已,数量众多的农民几乎享受不到医疗福利。1965年时的数据显示全国有140多万名卫生人员(医生、护士、检验员、药剂师等),其中70%在大城市,20%在县城,只有10%在农村;高级医务人员80%在城市;医疗经费的使用在农村只占25%,城市则占去了75%。

大家注意,是卫生员而不是医生。他当年还年轻,文化程度是小学毕业,在乡下也算是不错的。由于成分好,干活能吃苦,比较机灵,就被生产队选去记录工分,后来去做赤脚医生。他说去了县医院培训了2个月多,就回来工作了。

他只是会打针、止血、包扎伤口,看一些诸如感冒发烧、跌破皮、划伤手之类的小毛小病。

可以这么说,那些能够自愈的小病,他就勉强能够治一治,反正不治也会自己好。那些不能自愈的慢性病、急性感染、较重的受伤,他根本就看不了。

知道他没什么本事,村民也不找他看什么病,多是不舒服了拿几片药而已。而很多药因为存放时间长,早已过期,还剩多少药效都很难说,主要起到一个安慰剂的作用。

大家也许认为,拿几片药肯定不给钱,其实也是要收费的。当年的农村并不存在免费医疗,同今天的医保还是大同小异。

农民每年自己要交纳一到三元不等的保健费,生产队和生产大队则另外按照每人二三元标准出钱,建立集体医疗资金,主要就是贴补药费。

很多人认为这点钱不多,而安徽省1967年农村人均收入为60元,1978年增至66元。这几元钱也绝对不少了!

农民为什么一次只拿几片药?因为拿药也要给钱,一般会减免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五十。

由于并不是真正的免费医疗,农民一旦遇到比较严重的疾病或者重伤,往往会思前顾后,不愿意看病治疗。

他记得有一次,村子里有个老太太割麦子的时候,眼睛受伤了。他过去一看,发现麦芒刺到眼睛里面,今天想来就是刺穿了角膜。他肯定是治不了的,就让去县医院治疗。老太太怕花钱,不愿意去。当时农民看病也不是不花钱,大病的费用会在医院记账,付不出来就以后去向你索要,每年都会去要账。当年的人都有户籍所在地,你没办法赖账。实在家庭困难还不起的,你就有多少先还多少。老太太家里是赤贫,连去县里路费都没有,就暂时没去。

一段时间后,病情恶化导致一只眼睛接近失明。她的几个儿子四处借钱,带着老太太去县医院。没想到县医院水平也很低,简单处理一下后直接说治不了,让去城市的大医院。在当年,农民去县城都很少,去大城市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,更别说要花多少钱!最终,老太太就没有去治疗,一只眼睛由此失明。

其实,那个年代残疾的农民很多,绝大部分是因为一点小病小伤无法治疗,拖成大病甚至残疾。

到了70年代文革期间,由于国家很乱,农村医疗就更差了。他经常领不到药,医疗资金也经常被挪用甚至私分。尤其是得了大病以后赤脚医生没法看,只能去大医院治疗。报销百分之五十需要大队批准才行,前提是要有这些资金。

即便是富裕的农村,这方面资金也是严重不足,往往报销都不被批准,仅仅允许大队干部或者他们的家属享受。

在文革后期,赤脚医生制度已经名存实亡。农民看病非常困难,基本等于是没有医疗。

因没有医疗导致知青伤残甚至死亡时,他们纷纷聚集起来闹事抗议。1978年,上海女知青瞿玲仙之死,引发轩然大波。瞿是西双版纳橄榄坝农场七分场知青,因怀孕难产,虽然被其他知青抬着紧急送到农场卫生所,却因为根本无法治疗而大出血身亡。那个年代,这种事情并不稀奇,却因知青普遍闹着要回城,引发数千人抬尸游行。

有意思的是,老先生自己却颇为怀恋赤脚医生的时期。赤脚医生的待遇不错,一般会在生产大队记录最高的工分,同生产标兵一样多,比妇女社员高出几倍。而赤脚医生很多不需要干活,就算干活也被分配比较轻松的工作。

另外,赤脚医生虽水平不高,但毕竟是在帮人、救人,在乡民看来是积德行善的好事。

有时候误打误撞“治好”一些病后,他们还会被当做恩人,逢年过节收到农民的礼物。

有人说那个时代没有腐败,其实隐形腐败无所不在。赤脚医生作为一个村里的肥缺,也是干部首先安排给自家人的岗位。

有人算过今天中国的先行医疗制度,人如果可以活到平均的77岁,一生花费在医疗保健费用在140万左右。

萨沙记得有个朋友的父亲得了绝症,医生说活不了多久,可以打一种针续命。早晚各一支,每支七八千元人民币,不走医保。

对于病人来说,求生欲是很强的,片刻的生命也是生命。就这样整整打了半个月,光打这种针就花费20多万。我这个朋友收入不高,每月也就四千多元,一个月收入只够他爸打半针。

2016年,中国的医疗卫生总费用达到了46344亿元,平均下来大约每人花了3351元(个人支付占70%,约2500元)。考虑到同一年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只有17110元(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更是只有10129元),这个医疗支出的占比相当惊人。

2016年国务院扶贫办建档立卡的统计结果显示,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的贫困户占建档贫困户总数的42%,总共牵涉到七百多万人,而这还不包括那些虽然最终情况还不至于沦落到贫困的范畴、但也花掉了不少家底的人,也不包括连治疗的钱都没有的人。

国家癌症中心于2012到2014年调查了14594名癌症患者,其中77.6%的人表示患病给家庭带来了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。

一份资料写:根据2011~2012年北京13家顶级三甲医院的ICU住院数据,每位患者在ICU平均花掉了9.7万元,而如果加上他们在普通病房的花销,每个ICU患者的平均住院费用则达到了14.6万元。住进ICU,就好像给医院买了台印钞机。

这10多年,萨沙也不知道为各种病人捐款多少次。几乎每个月都有群友找到我,要求帮助捐款,这些病人基本都患有绝症,有的还是孩子。

我的一个同学,孩子得了重病,被迫在同学群里求助。我这个同学是最要面子的,此时竟然向联络并不多的中学同学求救,可见也是走投无路了。

萨沙力所能及地帮了一些,相对高昂的治疗费用还是杯水车薪。我这个同学本来也是南京有房有车一族,孩子生病以后车子和房子都卖掉了,夫妻感情也破裂了。

全国家庭自有住房套数平均只有1.044套,也就是说平均起来每个家庭只有一套房子,根本没有多余的住房可以卖。这还包括农村家庭,他们有85.62%属于难以变现的自建住房。普通家庭卖房以后就没有地方可住,还有很多家庭根本无房可卖。

以美国为例,主要还是依靠医疗保险,只有少部分民众是没有保险的,完全依靠国家福利。

说来说去,国家医疗的钱是出自人民的头上,也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,是一种社会福利。

德国是会给这个儿童一辈子的免费医疗和照顾。如果这个孩子可以活到六七十岁善终,他这一生可能要花费国家上千万人民币的医疗和护理费用,甚至更高,都是国家来承担。

在我们中国人看来,这多么不公平啊。这种人为什么不是他爸妈负责,要不相干的陌生人来负责?

如果是赤贫家庭靠自己的能力,几乎是无力负担的,而且还要有一个人长期照顾他,甚至脱产照顾他。

这么搞下去,全家不但会陷入贫困,而且还会因为巨大的经济和心理压力陷入崩溃。

我们看到过很多父亲或者母亲毒死或者掐死这类儿童的新闻,都是精神崩溃以后做的事。

至于有人说,搞了免费医疗以后,老头老太太会无限制住院,没事就开药当饭吃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